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边缘写手/灵魂制图/跑调唱见/五毛音乐制作人

————通人社文部空巢老蛙————

✨『面包卷大白』C位出道✨
东京双煞➕开封府➕来打主产
魔道祖师🚫坚决不入🚫凹凸世界
翻文艰难⚠️请看合集

『绯色新』
不吃赤琴赤/赤安赤/赤K,毛利兰毒唯拒绝
『高明金』
不吃高明高/高雾高,明智/高远BG向拒绝
『all良』
主产姨妈巾X良太郎,附赠其他来打西皮
『包策+蟹黄包』
各种系列都吃,不带大三角或者拉郎玩
『包工头拉郎』
主金右/猴龙/特摄/其他,自娱自乐超嗨皮

【中篇】电车侦探异闻录29




千防万防都会出意外,来参加聚会的一心先生和禅女士都被杀了,在异魔神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主要是参加聚会的人太多,异魔神人数有限根本顾不过来。要命的是,高远又被怀疑了……



金田一深刻怀疑他俩在一起完全是宿命:一个“去哪哪死人”的体质,一个“哪死人都被当成重要参考人”的体质,在一起正好互补了……怎么感觉是我的体质害了他呢……



“你说你怎么老是被怀疑啊?”

“老妈子发型,锥子下巴再加上竹竿一样的腿……凶手标配咯。”

“龙塔罗斯,你不皮一下不舒服是吧。”

“嗨呀,高远你可得好好感谢我。得亏你跟我一块儿,不然都没人帮你洗脱嫌疑。”

“所以我们在一起是天注定的嘛。”



最后金田一和高远再回列车调查之后,发现了死者与其余某几位与会人员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在某家酒店遭遇过火灾,而那天也是蓝蔷薇的展览。通过这个重要证据和一些零碎的提示,犯人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那个看到尸体还能一脸平静吟诗的月读,便是本案的凶手。杀人动机是因为那些人害死了自己的母亲,而皇翔只是在推搡中自己失足摔下楼梯而已。



本可以判定是正当防卫的月读想要一死了之,却在桥边遇上了一个自称暗黑莎翁的犯罪咨询师。那人帮助她谋划了案件而且没有收取任何费用,高远手中的邀请函也是她特意送的,因为暗黑莎翁强调过金田一必须到场。



“你直接给我不就好了,何必经人之手?”

“我一开始也很好奇。莎翁说你们就像筷子一样,谁也离不开谁。高远要来的话,你一定会来,而且给他的话,你不会怀疑。”

“筷子什么的……一点都不艺术。”

“那是什么……?”

“要我说大概是平行的铁轨,永远陪在身边的那种,必要的时候还会相交。”



月读被警察带走之后,金田一一度失眠。暗黑莎翁这个名字金田一已经不想再听见了,他快把自己的忍耐力和信心都磨没了。再怎么隐秘的敌人,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留下,虽说上一次他在HK的消息是他故意透露的就是了。



反正也睡不着了,就叫上高远一同回蔷薇十字馆探探情况,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他这间庄园里还有秘密未被发掘。



异魔神这边也是斗志昂扬的,活了这么久就从来没被别人这么耍着玩过,而且那人居然不拿人命当回事;seven则是自己钻进了金田一的口袋,owner等人也打算要出动的样子,明智也被叫上了,人多力量大。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家四处翻找一段时间后,金田一在书架上看到一本没有完全放进去的本子,封面是一个汉字词语。高远接过一看,发现是“当归”,是不是就代表会来找证据的时候就看这个呢?



随意翻了几页,里都是白色的素描纸,只是页脚都写着字母。高远将每页微微排开,上面的英文连成了一句话——“The most brave person in this world”,本子的封底画着一只老鹰一只手持矛,一只手持盾。



“世界上最勇敢的人……老鹰拿着武器……我明白了。暗黑莎翁的真实身份。”金田一合上本子,收起了往日嬉笑的表情,严肃地看着周围的人。



“是谁?”

“剑持大叔。”

“剑持?金田一君,你确定吗?这种玩笑不能乱开喔。”

“我没有开玩笑。brave是勇敢的意思,是他的名。老鹰持矛的持可以用shake来解释shake spear,也就是Shakespeare;而持,也是他姓氏里的字。老鹰持盾就是shake dong,谐音shadow,也就是阴影的意思。结合起来看,他就是暗黑莎翁了,讲受害者变为凶手的犯罪咨询师。”



事实证明,凶手会回案发现场的这个理论是正确的。剑持和他的狮子异魔神,进入十字馆回收作案工具的时候,正好了碰上刚破解完他真实身份的一群人……其他人倒好说,金田一和明智都被他弄得伤了不少地方……能不能不打脸啊?



本来是想在尸骨原让残间里美把金田一淹死的,结果他居然没死,而且还有顶级魔术师曷Den-liner当帮手;之后也就尽脑汁各种让金田一加入自己的犯罪计划,不是为了跟他比试智商,而是想借别人之手干掉他。结果,他没死,自己的人全灭了,身份还暴露了……



“暗黑莎翁,这此该轮到我们制裁你了。seven!变身!”

“你还能变身???”



暗黑莎翁,再起不能。



在解决了暗黑莎翁的问题之后,金田一他们的生活也愈来愈平静了,只是偶尔还得去过去收拾一下不听话的异魔神。



有人问他,揭开这种真相不会痛苦吗/是不是善意的谎言比较让人舒服之类的,金田一扭头看向窗,外许久之后才开口。



“痛苦,当然痛苦。可是真相也是必须要追寻的,当侦探的目的不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推理技术有多好,而是为了解开谜题,给大家一个交代。”

“但你不能否认你不享受推理的过程吧?”那人还在继续,似乎觉得金田一因为推理能力而膨胀,进而享受这个过程。

“没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案件永远都不要发生。”



那人语塞,一时也接不上话,看了看旁边脸色不佳的高远,点了点头就走开了。



高远回过头来摸了摸金田一的脑袋,“我看你其实挺享受解谜的过程的……”



“如果你说的是你这个难解的谜的话。”


评论
热度 ( 23 )
  1. SNH48-赤井秀一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2. 奥德公子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3. SNH48-赤井秀一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4. 奥德公子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5. Kuri今天吃🍪了吗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6. 春与秋与冬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7. 有栖川战兔🐰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 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