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これ🐸本当に面白いですね

♠︎柯南/金田一/来打/拉郎

♣︎🐸🐑集团/喵洞Z魂/蛙和芹菜的脑洞

♦︎奶妈🐑和Kami SAMA✨世界瑰宝哒!

【超短打】好像没探长什么事


CP:高金/明金单箭头

设定:我也不知道是啥paro

🐸:说是超短打其实更像提纲吧,就是把脑洞扩充到了4500多字而已







不动国有位王子名叫金田一一,因为长得可爱从小就招别国公主喜欢。他的性格十分温和加上他心地善良助人为乐,所以也深受臣民拥戴。脑子灵光大概是最大杀器了,年纪轻轻就凭借高潮的智商和洞察力配合各种刑侦机构破获大小案件无数起,被小孩子当成奋斗目标;平时也跟臣民一些参加各种有趣的娱乐互动,被百姓称作“亲民的名侦探王子”。



王子做到这样应该算是很完美了,可是他偏偏就是不爱学习。气跑了好几个私人家教不说,连刑侦机构过来辅导他验尸技巧的明智探长也被弄得没辙。金田一王子不是给探长找茬就是说探长爱显摆,探长也不是啥好捏的软柿子,你给我搞事情那我天天就怼着你的薄弱的点不放......于是谈论王子和探长掐架的内容和原因就成了王子贴身侍女茶余饭后的谈资,这要是写成书说不定还能畅销。



随着王子一天天长大,前来提亲的邻国大使越来越多,大多都是仰慕他高人一等的大脑水准,啥“我要和这个高智商的大脑结婚生宝宝!”之类的宣言天天都能听到;也有人是听说了王子和探长轰轰烈烈的吵架事迹,专程跑来见一见这位性格豪放不拘小节的贵族男青年。



前来提亲的大使金田一王子也都一一接见过,那些公主的照片和身世背景也有了解,可是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王子以前一直用“对她没感觉”来搪塞国王的询问,可是有一天国王对他说“国家有危难的时候必须要和一国联姻才能出兵,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王子知道自己不能再用那种随口说的理由来推脱自己的责任了,他开始思索一个万全之际。



金田一王子不负众望的向大家证实了“人的智商在某一刻是会成为负数的”这一说法的真实性,他坐在床上思索了大半夜的结果是......“明智老师呀,你说这个联姻能不能让别人代娶呀?”



“金田一王子恕我直言,你觉得除了你以谁的身份还能代娶公主?”

“娶公主需要什么身份?”

“王公贵族。”

“还有呢?”

“才貌双全。”

“还有呢?”

“有大好前程。”

“不过明智老师啊,这三个你都占了诶。”

“......”

“怎么样?能不能代我娶她呀?”

“我不娶。”

“为什么?”

“我又对她们不动心。”

“我也对她们不动心啊,那我为啥要娶啊。”

“这就是你身为王子的责任。”

“那我让父王收你当儿子怎么样?”

“......”

“委屈你一下啦。”

“我不要突然多一个爸爸。”

“也是哦......”

“而且我有能让我心动的人。”

“诶!是谁!是谁!快告诉我!”

“好像没有必要告诉吧王子殿下。”

“明智兄你欺负人!”



明智最终也没能告诉金田一王子他心悦的人,不是因为他有什么事情想瞒着金田一,而是因为在他鼓起勇气想告诉金田一他心悦他的时候,金田一留下一封看起来挺像样的书信就逃婚了。



王子出走的消息被封锁了,也就只有国王的亲随和王子身边的人才知道,整个皇宫里的气氛都很压抑。老国王一脸无奈地看看信上写的“请收了明智探长当我哥哥让他代娶吧”又看看王位下站得笔挺的明智探长,挥挥手叫人备马套车,让明智收拾好行李立刻出城去找回王子。



王子这边就不一样了,他雇了一辆小马车代步,一路上吃着好吃的顺便帮着臣民解决各种纠纷。虽说王子在臣民眼里的地位很高,但也不是每个臣民都认识王子的脸,很多都是从说书人那里听来的,所以大家只当他是个聪明的游客。



明智探长出城去寻王子后,茅警员便接替了明智探长的位置成为了国内第一位女探长。然而这时候他们所在的侦查机构有人意图篡位,这些人借着自己的兵权和地位的便宜,买通了几位国王身边的大臣,企图设计杀害国王谋夺王位。



不动国有一个传统,非王室血脉的人新王登基必须持有永生蓝蔷薇才能被承认,这让叛军打起了蓝蔷薇的主意。意图谋取王位的不破警探一行人在宫内搜索数天无果,认为金田一王子一定是预料到了有人妄图篡位所以打着逃婚的幌子把蓝蔷薇带出宫了。不破警探当即让手下去召集各路杀手,想要从王子手上夺取蓝蔷薇。



一路搜寻王子的明智探长略感疲乏就在露天餐厅稍微歇息,他发现一只鸽子停在自己不远处的树枝上脚上还绑着一个什么东西。明智还这鸽子和同事养的信鸽很像,心生疑虑的他取下鸽子脚上的信封,大致扫了一眼信封内容的探长神色大变,抛给店家一锭银子就继续上路了。



知晓宫内有叛贼要对王子不利的明智加快了搜寻的进度,最终在一家侦探事务所找到了王子。只是明智没想到叛军的速度之快超乎自己的想象,此刻的金田一王子已经受伤,伤口虽基本痊愈,但也能看出是被锐器袭击的。若是没有是这家侦探事务所的人,他能不能从险境中捡回一条命就不好说了。



事务所老板本来想等金田一伤好一些就送他回老家的,但是短短几天就被金田一展现出来的高人一等的推理能力折服了,就把金田一留下来给自己帮忙了。金田一暂时也不想回去,特别有了被追杀的经历之后。



金田一王子不想回宫并不是说他不关心他的父皇,而是他知道现在回去无疑是送给敌方送人头。金田一好歹也是跟着探长混过各种犯罪现场的人,其中因为篡位导致的案件并不少见。按照以往经历过的叛贼篡位经验,叛贼往往会先对持有重要机密或者物品的人下手,待得手之后才会发动全面的篡位行动。



“如果我贸然行事的话,肯定会被叛贼当成靶子。逆向思维一下就是只要我没事,国家暂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那蓝蔷薇现在在哪里?”

“我借给小丑叔叔当魔术道具了。”

“我的小祖宗你有没有搞错,那可是国之重器啊,相当于其他国家的国玺啊,你怎么就随便借给了一个变魔术的......”

“反正放在我这里也是个祸患嘛。”

“那你就不怕他引来敌人吗......”

“叛贼主要是找人,谁会没事盯着一个变魔术的小丑啊。再说啦,我就觉得他拿着好看嘛,反正放在我身边又没好处,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哦。”其实你送给我做顺水人情也是可以的这句画终究没有说出口。



就在明智在侦探事务所住下之后没过几天,王子口中的小丑叔叔就回到事务所里了,还带来了几个疑难案件交给老板。老板把任务分配下去之后就招呼着小丑叔叔过来见新朋友,明智感觉面前这个人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殊不知对面那位也是这么想的,金田一看他俩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就不管他俩跟着老板商讨案件去了。



“小丑叔叔你好,幸会幸会。”

“这么说来你就是金田一君提起的那位明智老师了,久仰久仰。”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大叔级别的魔术师呢,没想到看着比我还要年轻。”

“哪里哪里,您年纪轻轻就能当上探长也是很优秀的人。”

“既然是自己人我们就不用如此客套了吧。”

“明智探长所言极是。”

“那我就单刀直入了,小丑叔叔只是你的一个代号吧,你为何不愿透露真实姓名呢,你实在害怕什么吗?”

“明智先生啊,你知道以前有一个人知道的东西太多最后怎样了吗?”

“你是在威胁我吗,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他最后怎样了。”

“他......胖死啦。”

“......不提也罢。”



由于这次不愉快的谈话经历导致明智探长对小丑叔叔的第一印象非常差劲,在小丑叔叔回归的日子里明智每天都要背着金田一把小丑叔叔送的花转赠给来委托案件的客户。小丑叔叔看见了也不说什么,搂着金田一问他想看什么新木偶剧他好回去准备,然后给明智一个K.O的眼神。日常生活就在小丑叔叔和明智眼神干架,明智和金田一拆房子以及小丑叔叔撩人加表演的三角中度过了。



不知道是不是事务所受理的某个案件牵扯到了不破警探,追杀王子的反贼在夜里偷袭了事务所并抢走了一个亮晶晶的长条盒子。索性大家早有准备没受什么伤,被偷走的也不过是小丑叔叔仿制的蔷薇花罢了,小丑叔叔说这种档次的花我一秒钟就能做出来。



趁着叛贼还没有发现蔷薇花的机密,老板带着大家收拾好包袱就上路了。原本大家是想乘马车的,可是考虑到乘马车目标太大而且走官道容易被围堵,就定了一个会和的点,让两个事务所的员工驾着小马车走官道了,就算被发现也不会怎么样,因为叛贼要找的并不是这两位。



这会和的点也是集思广益的结果,那就是跟不动国提过亲的最近的一个邻国----蔷薇国。想要对付叛贼那只能武力镇压了,可是不回国又无法集结军队,想要军队就只能去附近来提过亲的国家了。不过借兵的话,也得师出有名,只有两国联姻才有可能借兵。在大家思索如何迎敌的时间里,明智探长向金田一表明了心意,希望他能好好思考一下联姻的问题。



“我体会到你当初对我说的作为王子的责任了,父王说得对,国家有危难的时候必须要和一国联姻才能出兵,所以我决定联姻了。”



事务所一行人赶到蔷薇国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七点了,守城将领确认了一行人的身份之后将他们带去了国王的会客室。国王表示棒极了老子正想御驾亲征轰轰烈烈干他一票你们就来了这是太及时了,连忙吩咐侍女去准备喜堂。



明智还以为说服国王也费很大力气,结果他一个字还没说,国王就开始了他的表演,就像国王知道他们的身份知道并且他们会过来一样。看着旁边的小丑叔叔一脸“计划通就是我”的表情明智表示自己就是不爽,不过金田一的决定那自然是要尊重的,总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连国家都不要了吧。



蔷薇国的人工作效率好像都很高,才一会儿工夫喜堂就弄好了,其他婚礼的工作人员也就位了,这速度快到让明智觉得他们其实一开始就准备好了。在金田一被喜娘推进房间而且其他人被告知不准观看婚礼的时候,明智开始怀疑让金田一跟这个国家的公主联姻是否是正确的决定,总感觉是在把他从一个火坑拉到了另一个火坑。



事务所一行人坐在会客厅傻等的时候,没去给婚礼帮忙的侍女就在这边给他们端茶送水。可能年轻的女孩子就喜欢八卦,特别是这种贵族的政治联姻。侍女们在门口讲得仿佛自己才是要出嫁的人,明智探长在里面听得很不是滋味。不只是谁说了一句“你们谁看见小丑叔叔了吗”,明智才发现小丑叔叔好像消失了有一会儿了。



“难道他也是不破刑警那边的人吗?!”这么想着的明智探长不顾他人反对冲进了喜堂,其他人也觉得可能有什么问题也跟着一起闯进去了。事务所老板一脚踹开门发现......小丑叔叔居然穿着喜袍在跟金田一王子喝交杯酒诶。




“小丑叔叔你......”

“被你们发现了,那也没办法了,本来还想再瞒几天,看看你们啥反映。”

“什么.....”

“现在可以叫我高远王子了。”

“诶!!!”

“小丑叔叔居然是王子!”

“如假包换。”

“哇好有缘分。”

“哇我就说你跟金田一君有一腿没想到还真是!”

“你果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被明智他们这么一折腾高远想再瞒一会儿身份也瞒不了了,不过已经成亲了就有出兵的正当理由了,此时不出兵更待何时。



出征那天,国王开心地像个两百多斤的孩子,穿着甲胄骑马位于队列的最前头;明智他们跟在国王身后身着战袍领军回不动国。沿途守卫的军人听说王子和另一位王子率兵返国讨伐分贼,纷纷加入讨贼的队伍,臣民夹道欢迎王子归来。在众人同心协力之下,不破警探及其爪牙终于恶有恶报不敌身亡,虽然他们并没有对王子造成过什么大的威胁。



不动国没有敌国外患了,蔷薇国收获了一个靠谱的盟国,金田一王子也嫁给了让他心动的王子。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明智探长:包工头欺负人!!!

评论 ( 4 )
热度 ( 27 )
  1. 奥德公子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 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 Powered by LOFTER